2017 年 09 月 26 日 , 星期二, 19:36 (GMT+7)

2017 年 04 月 17 日, 星期一, 18:05 (GMT+7)
阿斯塔纳和谈与叙利亚和平的希望
叙利亚问题会谈于2017年3月15日在阿斯塔纳举行(图片来源:Reuters

最近,在俄国、土耳其及伊朗的帮助和参与下,叙利亚政府代表与反对派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举行和谈,旨在寻求采用政治手段结束该国长达6年多的冲突。尽管还有诸多困难和不同意见,但和谈已给叙利亚的和平带来了希望。

阿斯塔纳和谈的背景

从2011年初开始,“阿拉伯之春”运动就像一阵“毒风”,将叙利亚以及中东、北非相关国家卷入暴力和冲突的“旋涡”。六年多来,叙利亚已成为冲突和暴戾的“火鏊”和给国际社会带来阵痛的“热点”。据国际统计,叙利亚内战已夺去了30万平民的生命,使得数百万家庭陷入饥饿、无家可归的境地,也是现如今欧洲难民潮波这一惨状的根源。联合国安理会已在解决叙利亚冲突方面做出诸多努力,但由于这场危机的复杂性,该地区内外各国都在算计各自利益,所以联合国的各项努力都未有结果。2016年9月,在美俄的共同帮助下,冲突各方签署了叙利亚停火协议。然而,这一协议生效不久即烟消云散。

2016年下半年,叙利亚战场上的重要转变为巴沙尔·阿萨德总统政府和反对派终止冲突、回到和谈谈判桌前提供了新的因素。国际分析界认为,自2016年9月停火协议被破坏以后,叙利亚再次陷入极其复杂的冲突当中。为了阻止反对力量的破坏,叙利亚政府在俄国空军的援助下向IS和反对派的多个圣战据点发起了多次大规模进攻,解放了许多重要城市。特别是叙利亚政府军解放了阿勒颇——该国曾经的经济和政治中心,也是反大马士革政权起义军的标志性“圣地”。这一胜利具有战略意义:给起义军造成了沉重打击,使得叙利亚战场上的局面发生了突破性转变,朝着有利于政府军的方向发展。截止2016年12月,大马士革政府已赢得了超过40%国家领土和60%人口的控制权,其余是位于北部的反对派和东部的IS。这一实际情况为叙利亚政府在战场上带来了重要优势,使其得以继续解放其它战略要地。然而,大马士革政权明白,按现在叙利亚国内的情况和外部势力的重要影响,叙利亚政府军难以解决冲突和凭借军事实力取得完全胜利。此前的军事胜利仅在让反对派回到谈判桌前以及为大马士革政权寻求政治方案,解决叙利亚冲突带来优势方面有意义。而在反对派这边,战场上的连续失败,尤其是失去阿勒颇这一战略城市和其它重要据点迫使其退缩到一些衰弱和处于严重分裂的城市中。反对力量还要面临其它不利境地,尤其是被其国外“主子”削减财政和武器援助,直至“抛弃”。在势力被严重削弱、无法改变战场局面的情况下,与大马士革政权展开和谈来寻求政治解决方案就成为其必须考虑“万不得已”的选择,如果其不想完全失势的话。再加上土耳其这一具有重要地位的邻国与莫斯科的关系自2015年11月土击落俄国战斗机之后也在逐步改善。土耳其的观点也从支持反对派转向同意配合俄国和一些像伊朗这样此前被视为劲敌的国家,为举行和谈担任中间人,以解决叙利亚冲突。这是促进大马士革政权和反对派以严肃态度重归和谈,以解决这一回教国家长达六年的冲突的新的重要因素。

若干积极信号

经俄国、土耳其和伊朗担任中间人,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已达成一项从2016年12月30日起的停火协议。同时承诺启动和平谈判,以寻求政治手段终止冲突。2017年1月24日,在阿斯塔纳,各方发表联合声明。据此,俄国、土耳其和伊朗三个中介国承诺配合巩固已达成的停火协议,建立监督遵守协议合作机制,制止违反协议的行为。他们还承诺加强配合,以实施打击IS及其它恐怖组织的各个战役,继续在联合国的帮助下促进其它和平谈判。在阿斯塔纳和平谈判的基础上,2017年2月16日,有关各方继续进行和谈,以讨论交换战俘、成立联合活动组的具体进程,并建立停火令联合监督机制。俄国、土耳其和伊朗也肯定,阿斯塔纳和谈不是独立、封闭的进程,而只是由联合国牵头、事关叙利亚将来的政治解决方案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三国联合监督组也承诺将经常与国际叙利亚扶助组保持联系,并向联合国报告叙利亚停火监督结果。三个中介国也与联合国驻叙利亚特使德米斯图拉就有关叙利亚和平对话的重要内容进行了讨论,如:成立过渡政府进程、制定新宪法、按照联合国2254号决议举行大选等,为将来在日内瓦举行的关于叙利亚的会议做准备。这些都是积极的信号,促使阿斯塔纳和谈继续进行,取得成功;同时为叙利亚获得长久和平带来了希望。

叙利亚和平的希望之光

多位国际分析家认为,虽然取得的结果还有限,但阿斯塔纳和谈正朝着积极的方向转变。谈判团中的一位俄国高官表示,和谈在“开放”“坦率”的气氛中进行,“其进程按部就班,不为对抗留下漏洞”。他还表示,战场上相关实际各方与中介国土耳其以及各敌对方已进行了直接对话,一致寻求冲突的政治解决方案,故现行的停火协议是叙利亚迄今为止有限而实际方法。国际和地区内许多组织以及世界各国都对阿斯塔纳和谈做出积极回应。最近,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支持由俄国、土耳其和伊朗提出的叙利亚和平重建决议。美国外交部也对此表示欢迎,认为上述协定对改善叙利亚暴力情况做出了贡献。

然而,各专家警告说,叙利亚冲突持续多年,性质复杂,交织着各个强国的算计和利益集团,故在上述值得庆贺的信号出现的同时,阿斯塔纳和谈也面临着诸多困难,暗藏诸多变数,还含有多个无法“一朝一夕”共同解决的“棘手”问题。首先,违反停火协议的情况还时有发生,政府军和起义军都出言控诉,互相指责。多位分析家表示,大马士革政权与反对派都在运用“边打边谈”的战术,企图用战场上的军事胜利作为谈判“筹码”,已取得谈判胜利。叙利亚战场上的实际教训表明,如果冲突各方过度滥用这一传统战术,则有可能产生反作用,并成为停火协议被破坏的原因。其次,和谈中的一些条款被国际评论家认为是从自身利益出发、由各中介国“强加”给冲突各方的。这使得2017年2月16日进行的阿斯塔纳和谈各方无法通过一个必要的联合声明。由联合国扶持、在日内瓦举行的关于叙利亚的和平会议于2017年2月底举行,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在多个重要问题上表达了不同观点;其中,最“棘手”的突出问题仍是巴沙尔·阿萨德总统在叙利亚内战政治解决方案中的地位。大马士革政权仍保留观点,不就巴沙尔·阿萨德总统的命运进行商讨和谈判。其中,反对派再次提出巴沙尔·阿萨德总统要在展开终止冲突的政治方案谈判时放弃职权的诉求等。这样“各执一词”的情况是阿斯塔纳和平进程的“障碍”。

国际舆论认为,阿斯塔纳和谈将是一次长期斗争和纷繁复杂的进程。冲突各方要深刻认识到和平对于叙利亚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在尊重国际法、联合国宪章以及叙利亚独立、主权、领土完整的基础上把握如今这“千金难求”机会;绝对不能利用和谈来谋求一己之私;同时要善意地谈判来寻求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的最适宜的政治措施。只有如此,阿斯塔纳和谈才能成功,冲突才能解决,和平才能重返叙利亚。(完)

作者:乔鸾

网友评论 (0)

1975年4月30日大捷的历史价值是任何人都不可否认的
1975年4月30日全国大胜利是越南历史上辉煌的里程碑,其带有重大的世界意义和时代价值,为越南民族打开了新的纪元——和平、民族独立、祖国统一并走向社会主义的纪元。这是历史上不可歪曲的事实。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