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05 月 29 日 , 星期五, 22:49 (GMT+7)

2020 年 04 月 28 日, 星期二, 16:43 (GMT+7)
越南人民抗美救国战争的正义本质是不可歪曲的

为了否认越南南方解放、国家统一事业的意义和价值,敌对势力想方设法歪曲越南人民抗美救国战争的正义本质。但历史事实是唯一和明显的,任何势力都歪曲不了的。

已成了惯例,从1975年以来,每当我国全党、全民和全军举办4.30胜利日的纪念活动时,外国一些报纸和网站又登载关于采访海外极端反动分子或国内“翻脸”对象的文章,否认我国人民南方解放、全国统一日(1975年4月30日),以及歪曲我国民族抗美救国战争的本质。

近期,利用国内出版和发行15集的新历史书籍(2017年8月),书中不再把西贡军队和西贡政权叫为“伪军”和“伪权”一事,上述对象已造谣传谣,故意歪曲越南1954-1975年阶段反外侵战争的本质。他们捏造称,这是一场“兄弟相残的内战”,其中“北方侵略南方”(!)

要肯定的是,所谓“兄弟相残的内战”,“胜者为北方,败者为南方”只是一部分反共分子的理屈词穷,因恨不得再享受外邦鹰犬名分而发出的论调,企图降低越南民族胜利日的价值,为自己的美国走狗身份辩护。

事实上,美帝国对越南的干预早在二十世纪50年代就开始了。到1954年末,美帝国给法国在印度支那战争提供的援助占战争经费的78%;美国甚至还打算使用原子弹空袭奠边府盆地,企图挽救法国殖民者的失败。间接干预以后,美帝国撵走法国,直接干涉与侵略越南。为了实现这个阴谋,美国政府代表已拒绝签署关于恢复越南与印度支那和平日内瓦会议的最后宣布(1954年7月),以此为借口不接受日内瓦协议的各项条款,通过新殖民政策促进撵走法国,侵占越南的计划。但是,面对西贡傀儡政权薄弱到不可挽救的底部,从二十世纪60年代,美国通过特别战争战略 (1961-1965)、局部战争(1965-1966)与战争“越南化”等战略,正式进军越南参战。此外,美帝国还疯狂动用B52轰战机袭击河内首都和越南北方,企图将河内与越南北方“打回石器时代”。为了实施上述战争战略,美帝国已使用了8百万吨弹药,化学毒剂近8千万升和多种现代武器(除核炸弹以外)与庞大兵力(包括美军及其一些盟军)。仅美国已动用陆军的40%兵力,水兵陆战的60%,海军的40%,空军的60%以及22千家企业参加。在越南南方战场的美军有时候达50万人,直接参加越南战争的美国青年达650万人次。

上述数字说明这不是越南人的内战。诸多西方学者和美国政客也承认美国侵略越南,越南人抵抗美国的侵略。于1991年在美国出版的《越南战争及美国文化》一书中,John Carlos Rowe 和 Rick Berg作者坦率指出:简要地说,美国已侵略越南,美国已对侵凌罪恶冷眼旁观,在印度支那领土上进行了诸多反人类罪恶。2009年,美国国家安全档案局和华盛顿大学John Prados学者撰写的《1945-1975不可战胜的一场战争历史》一书也承认,该战争是美国人的一个错误是,不可战胜的。西贡傀儡政权垮台后的一次记者会上,美国国务卿基辛格(Heinz Alfred Kissinger)承认:“我们将越南变成我们试验政策的地方,而不是对于越南人的政策,这是一个错误。我认为,也许将美国军事力量调到越南是最坏的措施”。麦克斯韦·泰勒将军(Maxwell Taylor)将军面对越南南方解放军于1975年4月上旬在中部沿海地区的猛烈进攻,脱口而出:“我无法解释我们的惨败。这是美国的滑铁卢之战”。4月30日后,他还说:“我们所有的人都对美国在越南的失败有责任。真没有什么美好的”。已故教授陈钟玉(南方共和兵力军官,1975年4月30日后定居美国)坦率指出,今天,历史已明显了。有关战争的诸多档案已得到解密。凭借对这场战争的新了解我们知道,1954年前的战争是抵抗法国殖民者在美国援助下的侵略战争。日内瓦协议后的战争是抵抗美国的侵略战争,美国因错误的多米诺骨牌理论而发动了侵略战争。上述是西方学者按照历史事件所作出的结论,完全不受派系感性的影响。在另一篇文章中,这位教授已揭穿西贡傀儡政权的真面目:“谁都知道吴廷艳制度和南方制度是由美国人辅佐的,不是南方人民选举的”。至于第二越南共和的军阀制度,我们就看这个制度高级领导是怎么供认。阮文韶总统说:美国继续提供援助,我们就继续反共。美国若不给我们提供援助,那么,不是一天,一个月或一年,而是三个小时后我们就离开独立宫。阮文韶总统的特别助理阮文银称:越南南方完全隶属于美国,我们不处于可以对他们提出条件的地位。美军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阮高淇副总统就说:美国一向上台演主角;因此,谁都知道这场战争实质上是美国人的,我们只是雇佣军。越南共和军力总参谋长高文圆就说:“我们对战争没有责任(!)战斗责任是美国人的。该政策是由美国提出,我们只是跟随他们而已。”

上述证据说明,连西贡政权的高级官员都认识到自己的走狗身份,认识到这场战争是美国侵略越南的,但是,一些极端反共分子仍故意为美国辩护,歪曲这场战争是内战的,这个论调真滑稽的!要强调的是,1954-1975年在越南的战争是越南民族抵抗美帝国的侵略战争。因此,若有“胜者”和“败者”就要说越南全体民族是胜者,美帝国是败者,正如已故陈文茶上将(当时是西贡-嘉定军管委员会主席)1975年5月2日对前西贡政权总统杨文明及其内阁释放时宣布:“我们之间没有胜者和败者,只有越南人民是胜者”。

时过45年了,对战争的本质给以正确的认识让我们无论以前站在哪一方的每一个越南人都为民族的反外侵传统感到自豪;其还是宽松走到民族和解的途径。就像陈钟玉教授所强调的:“走到世界各地才知道越南的胜利是怎么得到仰慕的”,“1975年4月30日不仅是国家统一日,主权回归越南人的,而且还是越南人,无论持着什么政见或属于哪个派系的(除仍怀恨在心的人)都能骄傲抬头正视对话人的眼睛,无论他们是任何阶层、任何地位、任何国家的”。(完)

作者:阮玉回

网友评论 (0)

俄国十月革命及其守住政权教训
一百年前,“震撼世界的十天” 的俄国十月革命标志着世界上第一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苏维埃人民此后的斗争过程以及苏共执政74年后的迅速垮台说明一个事实:“夺取政权难,守住政权更难”。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