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 05 月 24 日 , 星期四, 05:28 (GMT+7)

2018 年 02 月 27 日, 星期二, 23:02 (GMT+7)
美国总统特朗普有关耶路撒冷问题的决定与其的后遗症

2017年12月6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突然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并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迁至此圣地。该决定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1980年关于不承认耶路撒冷合法成为以色列首都的第478号决议,从而引起全球的抗议浪潮并对中东地区和平进程产生诸多危险的影响。

违反实际和违背国际法律的决定

耶路撒冷作为世界上最古老,最神圣的城市,汇集三大宗教包括: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 虽然都在向往崇拜上帝和亚伯拉罕的共同崇高之父,但每一种宗教都有不同的宗教解释,所以彼此之间存在很深的矛盾。这是导致各种宗教之间产生争夺圣地的残酷战争之根源。

自1948年成立以来,以色列国一直在寻求世界对耶路撒冷为其首都的承认,但联合国选择了“和平,稳定”的措施,把耶路撒冷保持作为两个国家的共同首都:东方是巴勒斯坦的首都,而西方则是以色列的首都。联合国大会第58/292号决议确认巴勒斯坦对东耶路撒冷拥有主权权力。国际法明确指出,以色列不能以军事手段改变耶路撒冷的状态。“日内瓦公约”第四条对长期占领和反对占领国改变其控制的地区做出相关的规定。在1967年的六天战争之后,以色列占领了东耶路撒冷的古堡和其他地点。从此以后,特拉维夫政府控制了耶路撒冷古城,随后宣布东西两方都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首都。

对于以色列最亲密的盟友美国来说,自从1948年承认以色列国以来,华盛顿一直对特拉维夫表示支持,但仍然必须遵守国际法和世界的共识。 因此,美国国会通过了一些有利于以色列的法律条规。 其中,于1995年签署的“耶路撒冷大使馆法案”,授权美国总统每六个月签署一份豁免声明,以免作出挑衅性的决定。 因此,美国历届总统都定期签署了豁免文件。

就在2016年的竞选中,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承诺将严格执行这项法令,旨在利用美国财阀和犹太选民的支持。因此,犹太人的亿万富翁为他的竞选捐款相当优厚。然而,上任后,特普朗总统像各前任总统一样签署了豁免声明。 2017年12月6日,特普朗总统突然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同时命令外交部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迁至耶路撒冷。此外,他还要求美国外交官向世界舆论澄清:“耶路撒冷仍然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最终解决方案的问题之一”。这意味着双方必须继续谈判,以确定以色列在耶路撒冷的主权范围。理论上,特普朗总统完全有权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首都,再次重申华盛顿关于在该地区履行“两国制”解决方案的承诺,有助于提高美国的地位。但他却没有这样做,而倾向于以色列一方,对世界乃至地区造成了许多危险的影响。

特普朗总统决定的后遗症

美国总统特普朗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第一个影响就是引起了华盛顿统治者的分歧。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和中央情报局局长(CIA)迈克·蓬佩奥反对了特朗普总统的决定,认为这一举动会对美国在阿拉伯和伊斯兰教世界的利益造成威胁,衰退了美国对中东和平进程的帮助,在巴勒斯坦被占领的领土上引发了新一轮暴力浪潮,使美国孤立于全世界。与此同时,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和驻以色列大使等都支持这一决定,认为该宣言将就巩固以色列人对特朗普总统的信任做出贡献,从而为特普朗总统提出以巴之间的最终协议框架创造有利条件。在整个美国,亲巴勒斯坦团体呼吁人们抗议特普朗总统的决定。美国总统的决定违背了华盛顿针对中东反恐问题的头等优先。这可能是恐怖组织动员对抗美国力量的“完美借口”。针对这种情况,华盛顿成立了一个“监测全球动态”的特务组,以评估和判断美国在海外的设施和公民等所受到的负面影响。

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爆发多起“愤怒日”抗议示威活动,强烈抗议美国总统的决定(图片来源:AP

美国总统的决定也遭到了以色列人的反对。据以色列国土报的报道,2017年12月25日,在特朗普总统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之后,该国包括前任大使伊兰巴罗、阿兰里恩、阿里巴娜卫和院士及和平活动家在内的25名著名人士即刻致函美国中东的总统特使杰森·格林布拉特表示反对这一决定。信中写道:“耶路撒冷城市制度是以巴冲突的核心问题,必须在一项全面性措施的框架内做出决定。特朗普总统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是鄙视巴勒斯坦人的渴望,加深了双方的分歧并可能蔓延到整个地区”。在西岸和加沙地带,数千人挥着巴勒斯坦的旗帜在街上游行,高呼:“耶路撒冷是我们的外部之首都”。以色列的防卫力量向游行人群发射了胡椒弹,造成一千多人受伤及数十人被逮捕。

2017年12月21日,联合国大会紧急开会讨论美国单方面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之事。由于美国在联合国大会上没有否决权,这项决议获得通过,有128个成员国投票赞成,尽管收到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威胁将削减投票赞成联合国决议的国家的财政援助,只有9个国家投了反对票,呼吁美国撤回其决定。美国政府还向巴勒斯坦政府施加压力,比如威胁将关闭驻华盛顿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LO)办公室。巴勒斯坦常驻联合国观察员曼苏尔强调,巴勒斯坦人永远不会接受任何宗教借口来证明自己对领土合并的理由,特普朗总统的决定不会影响巴勒斯坦对耶路撒冷的主权,反而会影响美国调解人的立场 。

可以看出,美国总统的决定将使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教更加团结起来。巴勒斯坦人民的斗争在美国总统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之后得到了广泛支持。反对这一决定的浪潮在中东和世界各地纷纷爆发。阿拉伯联盟(AL),伊斯兰合作组织(OIC)紧急开会反对特朗普总统的决定,同时强调,解决冲突的长期持久措施则应要包含建立一个独立于以色列国并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巴勒斯坦国之事。埃及总统塞西说,特普朗总统的决定将危害该地区的和平与安全。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警告说:“特朗普总统的决定可能被恐怖分子用来挑起该地区的愤怒”。为了反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决定,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于2017年12月17日表示,安卡拉要在东耶路撒冷开设大使馆。土耳其总理耶尔德勒姆则认为“那些对耶路撒冷错误估计的人将会后悔的”土耳其始终不会让巴勒斯坦人被欺负并从他们的领土上消失。与此同时,上千土耳其人上街游行示威以反对美国总统的决定,并与巴勒斯坦团结的口号表示:“直到耶路撒冷从犹太人的占领中得到解放时,我们不会沉默的”。许多土耳其政府官员和议会也参加了此集会。

而在东南亚,在印尼首都雅加达,约有8万名穆斯林于2017年12月17日参加抗议美国总统决定的集会。2017年12月22日,在布城大约1,500名抗议者面前,马来西亚首相纳吉·阿杜拉萨宣布将不惜一切代价违抗美国总统特普朗的决定。他表示将继续通过政治、外交、商讨和“祈祷”渠道争取一切手段,直到耶路撒冷归属巴勒斯坦人民。 此前,马来西亚国防部长也曾宣布已准备在命令时向耶路撒冷动兵。

在欧洲,欧盟表示不会支持美国总统的决定。欧盟外交事务专员莫桑比克在欧洲坦率地驳斥了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涉及欧盟应该支持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犹太国家首都的提议。连以色列在欧盟最亲密的盟友也不接受内塔尼亚胡总理的论点并认为单方面承认以色列的首都将有可能激发暴力行为,破坏争取该地区和平的机会。大多数欧盟成员国,包括欧盟主要国家都对特普朗总统的外交政策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表示担忧。2017年12月16日,在德国约有1000人参加了法兰克福的游行示威活动,反对美国总统的决定。此前,在柏林首都也曾约有2500名抗议者反对这一决定。在这次游行示威中,有一面以色列国旗已被烧毁。

对于巴勒斯坦来说,2017年12月标志着巴勒斯坦首次抵抗运动30周年的纪念日,这被称为“巴勒斯坦大起义”,也是巴勒斯坦人在1948年“Nakba”事件发生后的40年里从新站起来反对以色列的占领和镇压之运动。“Nakba”意思是“灾难日”,用来描述1948年,当以色列宣布建立犹太国时,数十万巴勒斯坦人被迫离开家园或逃跑。美国总统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可能会在巴勒斯坦人民及其支持力量,从西岸和加沙地带到世界各地城市都站起来反对美国和以色列的背景下发起新一波“巴勒斯坦大起义”。真主党领导人之一阿克拉姆·卡阿比说:“特朗普总统的另类决定将使以色列从穆斯林社区中被开除,并将成为许多中东武装力量攻击美国军队所站立的领土的良好借口。

2017年12月19日,巴勒斯坦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已派出代表团分别到中国及俄罗斯访问,希望请求国际伙伴代替美国为以巴的和平进程发挥更大,因为他在此事件发生后不再接受美国作为谈判调解人。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表示,莫斯科对耶路撒冷周围的紧张局势却毫无疑问,并将尽力把耶路撒冷周边局势回到建设性的对话聚到上。拉夫罗夫在评论美国决定否决2017年12月18日联合国安理会关于耶路撒冷决议时说,华盛顿已经采取了“违背全世界的意愿”的措施。

显然,特普朗总统关于耶路撒冷的决定不仅对中东的安全与和平造成了许多危险的影响,而且还使美国陷入前所未有的孤立之势。

作者:黎世亩大校

网友评论 (0)

俄国十月革命及其守住政权教训
一百年前,“震撼世界的十天” 的俄国十月革命标志着世界上第一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苏维埃人民此后的斗争过程以及苏共执政74年后的迅速垮台说明一个事实:“夺取政权难,守住政权更难”。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