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年 12 月 19 日 , 星期二, 03:13 (GMT+7)

2017 年 02 月 17 日, 星期五, 08:02 (GMT+7)
他们“见木不见林”

面对我国2016年经济衰弱、局限的信息,某些人故意将原因归结为党的经济路线失误。这一观点是片面的,缺乏善意,居心不良。

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越南第十四届国会第二次会议和越共十二大四中全会在肯定成就的同时直接指出我国在过去一段时间经济方面的局限和薄弱之处及其原因、克服主张和措施。

但是,一些原本就对越南共产党的领导毫无善意的人不顾客观实际和全党、全民克服困难的努力,对越南经济形势发表负面评论,企图造成人心动摇、社会慌乱。面对国债增长过快、出口增长未达既定指标,以及促进Vinamilk、Sabeco、Habeco等国企退资且国家不持有支配股权的各项措施,或是基础设施建设社会化投资(即把一些高速公路、港口、机场候机楼的开发权转让出去)以实现越共十一大提出的三个战略突破之一的主张,他们匆忙下结论说越南的经济正走入“死胡同”。他们故意推测过去一段时间里经济的衰弱和局限是维持越共领导下的经济路线所结出的恶果,他们表示党“应放弃社会主义定向”则越南经济才能摆脱新一轮经济危机。

无可置疑,这只是一些缺乏善意的人单方、片面的看法。上述由国会和十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提出的关于我国经济衰弱和局限的论述反映出我党和国家的敢于直面事实来准确找出经济症结、原因及解决措施的本领。经济局限和衰弱的原因包含主观和客观两个方面,但不是我党经济革新路线的错误。

众所周知,革新时期我党的经济路线是发展社会主义定向市场经济、加强工业化和现代化、革新增长模式、重组经济结构、积极主动融入国际经济环境各项观点、主张和大方向的一个系统。这一路线由越共六大提倡,并于之后各届大会补充、完善。我党这一经济革新路线的落实取得了重要而具有历史意义的成就。从一个必须进口粮食、依靠援助的国家,成为了世界粮食及多个农产品出口大国之一,已经由欠发达国家跻身发展中国家行列,2016年人均收入达2300美元(2015年人均收入为2109美元),比革新前期增长20多倍。经济社会基础结构迅速改变,为国家带来新的面貌,对经济社会发展、融入国际经济秩序和保障国防安全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经济结构积极调整,2015年越南工业和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达82.6%。贫困户比例从1993年的58%下降到2015年底的4.5%。

出口米(图片来源:越通社)

国家财政监督委员会2016年11月的报告指出:到2016年底,我们可以超额完成13个既定计划指标中的11个。宏观经济持续稳定,通货膨胀得到控制(约5%),下季度经济增长高于上季度。经济平衡大项基本稳定。金融、证券市场发展看好,外汇储备达历史新高(超过400亿美元)。经营环境得到显著改善,据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越南经营环境由上年的第91位上升到82位,为生产、经营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新增企业数量增长迅速,2016年头11个月即达101,683家,与2015年相比,2016年企业数量同比增长17.1%,注册资金同比增长48.1%。

据Nikkei Market之最新报告显示,2016年越南采购经理人指数(PMI)连续增高,9月份为52.9点,11月份为54点。这是越南连续12个月PMI指数超过50点。 引进FDI资金大幅增长,2016年11个月的注册资金总量增长上了新的台阶,达181.03亿美元;其中已拨款143亿,较2015年同比增长8.3%。这反映外国投资者进入越南经营环境日益巩固的信心。截止到11月底,赴越外国游客达9百万人次,超过越南2016年全年目标的850万人次,游客带来总收入同比增长18.6%。虽然出口未达既定计划指标,但出口结构正朝积极方向转变,这是值得庆贺的信号。矿开行业出口(煤、石油、矿产)首次不再是国民经济最大的贡献者。取而代之是加工工业和第三产业。国内独资出口金额全年持续增长(增长4.9%),自去年持续负增长之后,可以看到国内经济复苏情况较好。在农业领域,大米出口量由于世界需求量下降而大幅减少,但水果、绿色蔬菜已进入50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包括一些挑剔的市场,如: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借此,蔬果出口金额首次超过大米出口额,达25-26亿美元,为未来农业发展注入了新的动力。这一趋势是进步的,符合我们多年来,尤其是越共十一大提出的2011-2020经济社会发展战略提出的调整经济结构的主张。

关于国债问题,近几年确实有所增长,但仍处于国会允许的范围内。值得注意的是国债结构有了积极的转变,内债增加,外债减少,且正得到国会严密监控;政府也采取多项措施减少国债,努力在2017年减少财政赤字比例,相较GDP不超过3.5%。政府指导的国企加强退资以及基础设施投资建设社会化的动态,并不像有些人所污蔑的那样处于被动,而是仍按照党历届大会所确定的多种经济成分并存发展的主张进行。由此,重新安排和调整国企架构事宜国家已展开多年,尤其是从2001年至今。总体的主张是国家只保留国家财政全额负责的企业和对关键要害领域、国防安全重点区域、工业应用程度高、投资大以及在其它经济成分不予投资的有助于发展经济社会的企业占股。其余国企必须股份化,按市场机制退资给国家。由此,按市场机制社会化和重新分配国家人力、土地、自然资源,各项独有自然因素及其它优势,亿创造套建发展壮大私企,为提高国民经济的竞争力创造动力。

上述实际情况表明,越南经济不是只有阴暗面。就在世界银行12月初公布的越南经济发展形势报告中都认为:尽管全球环境未有起色,但越南经济仍然稳定。亚洲开发银行(ADB)2016年亚洲经济展望报告也认定:越南经济在面临多项挑战的背景下仍在相对较好地运行。世界银行驻越南首席经济学家塞巴斯蒂安•埃卡德(Sebastian Eckardt)就2017年越南经济展望前景表示,中期的增长是积极的。这是客观、负责任的评估,与那些缺乏善意之人“见木而不见林”的片面论调大相径庭。这类评论、推断应进行批判。(完)

作者:阮玉

网友评论 (0)

俄国十月革命及其守住政权教训
一百年前,“震撼世界的十天” 的俄国十月革命标志着世界上第一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苏维埃人民此后的斗争过程以及苏共执政74年后的迅速垮台说明一个事实:“夺取政权难,守住政权更难”。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