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 11 月 14 日 , 星期四, 08:44 (GMT+7)

2015 年 07 月 21 日, 星期二, 13:16 (GMT+7)
也门战争——“阿拉伯之春”的另一苦果

近五年前,中东与北非地区的政治变动促成了“阿拉伯之春”。但这并不是花香果甜的春天,而是该地区全面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危机。近年来,也门战争的爆发,又造成了“阿拉伯之春”的另一苦果。

附图

阿拉伯之春的重点

由于也门的经济与社会面临种种困难,外部势力就趁此机会煽起了反对国内当局的运动。值得注意的是,2011年2月,当“阿拉伯之春”经过并搞垮了突尼斯与埃及等国的政治体制时,在也门也掀起了反对阿卜杜拉·萨利赫总统政府的浪潮。结果,2011年11月,在任多年的萨利赫总统不得不将其权力让给了曼苏尔·哈迪副总统。当然,曼苏尔·哈迪就任也门总统一事并不外乎“阿拉伯之春”的安排,故此颇受美国和西方的欢迎,并将此视为“民主”的生动表现。此后,美国总奥巴马公开表示:“华盛顿将继续支持也门人民实行他们历史性的政权转让。”

然而,所谓和平转让难免好景不长,因为它只能起到“隔靴搔痒”的作用,而也门社会内部的激烈矛盾仍未得到彻底解决。因此,新政府刚刚成立后,也门首都萨那以北各地区就爆发了忠诚于前总统萨利赫的力量与“也门改革联合会”下属的民族主义极端分子,尤其是也门什叶派胡塞武装组织的激烈交战。与此同时,在也门的许多地方,民族主义分子与宗教分子的冲突也愈演愈烈,导致该国的安全情况比权利转让前更为糟糕。在此形势下,曼苏尔·哈迪总统不但没有及时的措施以挽回秩序,而且主张不履行与各队力量力签署的关于权力共享的协议。曼苏尔·哈迪甚至还推行一些有利于美国与西方的极端政策,而不是侧重于人民生活保障政策。这促使了以胡塞运动(Houthi)为首的对立力量进行武装起义,逼使曼苏尔·哈迪总统辞职,并成立了革命议会作为转角时期中的国家领导。

然而,基于外部势力的后盾,曼苏尔·哈迪总统于2015年2月21日在南迁时宣布不辞职,并将亚丁市作为也门的临时首都。同时,呼吁沙特阿拉伯及其他阿拉伯国家予以军事干预,旨在通过控制也门天空来遏止胡塞枪手。对此,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阿拉伯联盟于2015年3月26日开启了“决心风暴”战役,以便在也门全部领土上进行空袭,对该邻国造成了巨大损失[1]。美国对此次空袭表示支持,体现为奥巴马总统允许为海湾地区联军提供后勤与情报支援。除了空袭之外,沙特阿拉伯承诺提供15万兵及大量重型武器,以成立科威特、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及卡塔尔等国的阿拉伯联盟军队,并且该军事联盟的范围将扩大到本地区十个国家。由此可见,“阿拉伯之春不但不能给人民带来幸福,而且还意味着新一场酷烈的战争已被点燃。

也门战争中各方的企图

国际分析人士认为,也门战争不仅旨在解决内在矛盾,而且还意味着中东地区地缘政治中心在本地区各内外力量的参与下发生了转移。由此,将形成各个新联盟,不顾联合国宪章所规定的不干预原则,且伴随着各方对这一贫穷国家的企图。

对美国而言,也门虽然是中东地区最贫穷的国家,但其地缘政治与军事位置具有重要意义。首先,美国想搞定也门,确保他们可以控制曼德海峡及其一批一批的商业货物和国际军事运输路线。但如何遏止伊朗的影响并在也门站住脚跟才是华盛顿的首要考虑。因此,在此场战争中,美国希望利用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阿拉伯联盟来制止伊朗对也门胡塞运动的影响。华盛顿也希望通过美国保护下各个联盟的活动来表明,德黑兰没有足够的潜力在地区内占有上风。再者,胡塞匪军控制也门大部分领土,包括其首都萨那,使得美国五角大楼及中央情报局(CIA)要从该国撤退一系列已展开运行的位置,这是美国不可接受的。因此,当前的也门战争实质上是华盛顿打的注意,力图在该国建立一个亲美政府以实现其地缘政治目标。然而,美国在也门战争中的行动已暴露出未能化解的矛盾。即,华盛顿一方面与沙特阿拉伯站在一边,另一方面(从某种角度上讲)还与伊自称伊斯兰国(IS)一同打击胡塞匪军,而胡塞这一臭名昭著的恐怖组织正是以美国为首的联盟的攻击目标。

与美国持相同观点的沙特阿拉伯则希望通过也门战争遏止其对手伊朗对包括也门在内的该地区的影响。这在利雅得不断控诉德黑兰为胡塞提供后盾一事上得到充分肯定。尽管如此,胡塞运动本质上不是亲德黑兰的,也不是受德黑兰的“委托”而崛起的。它是一个相当独立的政治力量,它是针对曼苏尔·哈迪总统在美国和沙特阿拉伯后盾下的镇压而崛起的。在过去(2009年),当还没受到伊朗的帮助时,胡塞力量曾被利雅得屡次空袭。因而,所谓伊朗对也门的威胁只是利雅得在该地区进行竞争和设立其领导地位的借口。伊朗甚至企图将也门分裂成南北两方,并将此作为减少胡塞运动对也门南部各省的影响。如果这变成现实,将为沙特阿拉伯及其他阿拉伯国家打开通向亚丁湾及印度洋的中转途,从此不再担忧伊朗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的可能性。

胡塞运动方面,他们之所以废除曼苏尔·哈迪总统是因为他违背了与胡塞及其他也门政治党派所签署的协议,且采用苛刻政策领导国家。胡塞力量的愿望是建立一个走独立、自主道路的民主、民族和谐的国家,排除外部力量的影响与制约。为此,胡塞一方面将国内各党派联结起来,一方面想方设法与其他国家联系,以与本国政府派构成对立之势。据华尔街日报称,胡塞枪手在占领也门首都萨那后,正努力与伊朗、俄罗斯和中国建立关系,旨在与西方及沙特阿拉伯对被推翻的曼苏尔·哈迪总统的后盾形成对称格局。

综上所述,也门战争将会愈演愈烈,且在近期内难以走向结局。国际舆论认为,在也门的当前形势下,有关各方应为这场冲突寻求政治措施。只有基于民族和谐、本着不干涉也门内政(即也门内部事务应由也门人民来决定,不宜有外部干预)的原则以及通过“和平手段”,才能给也门这一贫穷的中东国家的人民带来和平与幸福。

作者:童春寿大校,博士、副教授



[1] 据联合国统计,至今,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联军的空袭以及胡塞运动与忠诚于曼苏尔·哈迪总统的力量之间的冲突已造成2000人死亡,近7300人受伤,逼使数十万人离家出走以及2000万人需要人道援助。

 

 

网友评论 (0)

俄国十月革命及其守住政权教训
一百年前,“震撼世界的十天” 的俄国十月革命标志着世界上第一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苏维埃人民此后的斗争过程以及苏共执政74年后的迅速垮台说明一个事实:“夺取政权难,守住政权更难”。
天气

城市